来自强迫症患者的告白: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2022-09-11  来源:妈妈宝宝网 标签: 生男生女

    强迫症对于我而言,除了心灵上的辗压,还包括了肢体的束缚。

    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体现了威胁下的懦弱和屈服,是为了心安而勉强自己,是为了,保护那些原本就安全的家人。

    在众多的强迫性行为干扰下,我很常不能拥有我自己的意识。应该说,我知道我可以不用这么做,但我也知道自己一定会妥协——我会听从强迫症的威胁。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如果拒绝一次,但却真的发生严重的后果,那都是我无法承受与承担的。
 

来自强迫症患者的告白: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每个强迫症患者所拥有的意识以及行为,是截然不同的。)


「强迫症」患者常有的4种强迫性行为

    关于我的强迫行为,有许多种,以下会一一说明,但我想先告诉所有读者:每个强迫症患者所拥有的意识以及行为,是截然不同的。虽然体现出来的动作可能相似,但背后的原因,有可能出自于个体某个心理压力或者阴影,而非全部病患都是出自于一种因素。

以下解释我最常有的4种强迫性行为:

1.洗手

    洗手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对于我而言,尽管都是要洗掉不洁,我的不洁却是物理加上更多心理因素。也就是说,除了吃饭前或是上完厕所后的洗手之外,其他大多时间,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强迫性思想,而促使我不断重复去洗手。

    在我的脑海中,很常有亵渎神明或是性方面的强迫性思想,而「洗手」对我来说,便是洗掉那些肮脏的想法与思考,让我能维持一个「乾净」的个体。

    通常,我会被迫配合著强迫性思想,幻想出一些画面。如果我不去洗手,这些令我羞愧或是不安的画面,便会一直存在,直到我妥协,愿意去重复洗手后,才会渐渐消逝。
 

来自强迫症患者的告白: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洗手」是强迫症患者常有的强迫性行为。)

  
    另外,我对于「死亡」也感到很敏感。


    小学时,有人跟我讲了他母亲自杀的事,我的强迫症便让我对这件事久久不能忘怀。在我的脑海里,常常出现他母亲离开的画面,然后使我觉得是因为我所造成的,又或者一些不雅词汇会频频出现在那个画面上,如「性侵」或「妓女」等等;而每次突然有这种毫无逻辑的想法袭来,我都会很不安,因为我觉得这样十分不尊敬亡者,可是我又没办法让自己停止这些强迫性想法,因此只能用不断洗手或默念「对不起」之类的道歉来安抚自己。
 

来自强迫症患者的告白: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重复涂改」是强迫症患者常有的强迫性行为。)


2.重复涂改

    在日常生活中写纸本的东西时,常常会因为强迫性思想的出现,让我必须一直涂改。

    我还记得,年幼的时候,我在客厅写作业,那时候因为一直涂改,爷爷看见后,常会训我一顿,指责我一点都不专心,不断地涂涂改改,他看了很烦。

    而在前文中,也提到我曾经被老师体罚的事,这也是因为当时我写字时会一直涂改所造成的。甚至于在写考卷时,也常发生这种情况。明明我会的题目,答案却迟迟写不完,不但字迹歪七扭八,还加上一堆涂改的痕迹。最后的考卷分数当然也不尽理想。

    我所得到的,就只是无止境的罚写与数落。
 
    不过,关于字迹潦草,我想应该会有许多人不明白:「强迫症不就是要求完美,字迹工整吗?」


    的确,这样的说法不能说是错的,因为我确实遇过不少强迫症患者对于任何事物都要求自己做到十分完美。可是对于我以及与我有著相似情形的人来说,虽然也力求做到好,但往往到最后都发现:「工整」对于我们而言,根本是奢望,加上我以前曾有被体罚的经验,这更促使我只要写字一慢,就会感到焦虑,因此只能用最快的方式写,这样可以让强迫性思想少一点,也能减少更多涂改的动作。
 

来自强迫症患者的告白: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重复往回走」是强迫症患者常有的强迫性行为。)


3.重复往回走

    当我在走路,且有行人来来回回经过身边时,若这时候,我有强迫性思想出现,那么,多半都是我对刚刚经过身旁的人的批评。

    例如:一个捡回收的伯伯走过我身旁......(我心中的强迫性思想:他一定是很穷、没念书,才在这里捡破烂。)(但这时我的自主意识就会对自己说:「我」到底在想什么?那是什么有够没礼貌的话?捡回收也很令人尊敬,好吗?什么叫没念书或很穷,你有看到人家多辛苦吗?没帮忙就算了,还在吵......)

    总而言之,就是我的理性会去反驳我的强迫性思想,进而软化我的焦虑,并借由往回走(通常会有特定的数字或距离:例如三步,或退到刚刚想法出现的那一步)而消去那些批评别人的话,也表示对经过我身旁的人的道歉。

    但尴尬的是,这样的行为在他人眼中十分难以理解,也最容易造成别人的困扰,例如:脱队、突然停下往回走而吓到后面的人等等。

    因此,我总觉得,我像极了怪异的踢踏舞者。即使奋力来回踱著步,用力跳好每一拍,却只换来毁坏踢踏舞者名声的劣迹。
 

来自强迫症患者的告白:那些不停重复的肢体语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

(「自言自语」是强迫症患者常有的强迫性行为。)


4.自言自语

    在强迫性思想出现的同时,如果不能及时返回之前的动作,我都会以「自言自语」来解决不安。

    而那些「自言自语」,常常是「我有OCD,我很抱歉。」「空白......空白......不要再想了!」、「打断哥伦手之心。」等三个种类。

    第一种,是表达对于我冒犯的人的道歉,并解释我是有强迫症,所以才会这样,请求对方的理解和原谅。

    第二种,是我希望自己的脑筋不要再胡思乱想,而借由对自己说「空白」这两个字,来达到真正脑海空白的效果。

    第三种,是我在之前的文章曾经提到,这是由以前好几个强迫性思想的转化而组合成的。

    每当有类似威胁我的思想出现,我就会重复这类的组合话语。这在旁人看来,可能毫无意义,而其实我也早已忘却是哪几个痛苦的回忆,只知道说这句话,可以让我短暂地停止思想片刻,所以我会一直重复不停地说著。

    以上这4种,是我在日常里最容易出现的强迫行为,而这些行为多半是为了应付强迫性思想,缓解焦虑与不安。

    因此,我的不同,是重复相同,也是重复被威胁,和得到安抚。

 


  • 生男生女